聯繫我們 登入

一會兒笑魘如花,一會兒兇神惡煞,這種媽媽對孩子的殺傷力最大

楼阁依旧 2017-01-10 檢舉

壹姐兒

▶︎ 歲末年初,各種聚會馬不停蹄,壹姐兒也參加了不少。

但凡媽媽們的聚會,大家在開懷暢飲後,進入談心環節時,畫風基本上都調頭一轉,變成一場場訴苦和討論會——似乎每家孩子的身上,都至少有一個讓媽媽堵心的問題。

孩子越大問題越多,而有倆孩子的就更別說了,說出來那都是一把把辛酸淚,必須得匹配一顆“杠杠的”的心臟才能承受的了。

可孩子出生時不明明是天使嗎?難道長著長著翅膀沒了,成了跌落到人間、來“懲治”我們的“小魔頭”?

當然不是,其實是因為孩子越長大,讓他繼續保持天使姿態的環境越在發生變化,而他只是本能地滋生出一些新的應對方式,但媽媽們的成長又沒能跟上小娃們的節奏,於是,所謂“問題”就產生了。

先聽壹姐兒給大家講一個自己身邊的故事。

小哲8歲,帥氣的就像“小鹿晗”,他媽漂亮優雅,走路仙仙。以我們肉眼的認知,但凡家庭條件優越,媽媽對家庭教育也應該是略懂一二的。可他們母子關係的畫風竟然是這樣的——

有一次,在一個課外輔導班門口,媽媽焦急等待自己的兒子,可小哲躲在一間教室裡死活不肯出來。輔導班老師說,小哲不喜歡媽媽,寧願一天都呆在輔導班,也不願意跟媽媽走。

壹姐兒很好奇,對於大多數小盆友來說,跟媽媽回家的吸引力還是應該遠遠大於輔導班的吧,更何況小哲他媽說了,“我們以後是要去國外念書的,在這裡上學就是個過度,所以學習成績好不好沒關係。”

看來壓力並不來自學習,那小哲對媽媽的抗拒究竟來自哪裡呢?後來壹姐兒聽輔導班老師說,這個優雅漂亮的媽媽在很多事情上都對兒子百依百順,尤其在學習上很是“放養”,唯獨在抓兩件事上是個“狠角色”:一是小哲多種興趣的培養,二是時間觀念的養成,而且兩手抓,兩手都很硬。

比如,兒子每天放學後幾點到幾點要幹什麼,完成到什麼程度都有明確規定;週末更是為達成這些目標量身定做,一天三個興趣班,兩天六個,就連中午吃個飯的時間都要看著schedule。

以至於倆人關係現在很僵——小哲不願意見到自己親媽,是否高興的標準也只有一個:媽媽是否在身旁。仙兒媽為此很苦惱,但又覺得自己沒錯。

興趣的確要培養,時間觀念也要養成,但仙兒媽以時間表作為強制性的手段,太簡單太粗暴。

憑壹姐兒多年經驗目測,如果仙兒媽還不及時調整自己和兒子的相處模式,不光目標達不到,甚至最後連母子都做不成了。

果不其然,聽說仙兒媽幾乎已成功化身為祥林嫂,遇到朋友就不停訴苦,覺得孩子問題太大了,花了這麼多精力在他身上,結果卻把自己當仇人。於是,一個所謂的“問題兒童”就這樣誕生了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